凯源的红烧排骨

一年365天,只有65天在线
微博&豆腐ID:凯源的红烧排骨

半妆戏上冷38

妖孽弟弟追(戏)哥哥

古风X强强

01-05   06-09  10-13  14-17  18-20  21-25 26-27 28 2930 31 32 33 34 35-36 37

...*...*. ..*...*...*

【38  遇】


又是一夜未眠。


岜宫内氤氲着安息香的味道,又浅又淡。


玉案上推着大摞大摞的古医册,王源眉头紧锁,一边翻着那些纸张泛黄的册书,一边提着笔在上边勾勾写写,一旁的烛灯早已烧尽,残存下一小缕稀薄的黑烟,断断颤颤地向上晕开,晕成了一抹虚无。


这些古医册都是王源派人从各处寻来的,里边记载了许多江湖上奇见的疑症。为了从这些古医册中寻得对忘情蛊的记载,或是对梦魇的记载,王源已经有好几日像这样低着头闷坐至玉案前,不歇不眠地翻着这些枯燥无味的古医册了。


印象中,也好似只有在爹爹的训斥下,他才会这样子坐下看书。


而这几日,他却恨不得黑夜能更加长些,白日能来得更加慢些,他才能将这些古医册一本一本看全,一本一本看透,再一点一点地将王俊凯唤醒,一点一点地帮他恢复记忆。


然而这些都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容易,至少对于王源来说,会是一次漫长的等待与努力。


此时日已升起,又是一夜无获。


王源向后靠着玉雕的座榻,一双杏眼早已酸涩。他疲惫地闭上了眼睛,眉宇间还有些微蹙,看起来满腹惆怅,尽是心事。


“庄主,属下有要事禀告。”


黑衣人倏然的到来打扰了这片刻的宁静与歇息,王源没有睁开眼睛,半响后,才叹了一口气,无奈地抛出了两个字:


“何事?”


声音不同往日清亮,反倒显得有些低沉,有些沙哑。自从上冷昏迷,这几日下来,王源也是疲惫到极致了。


黑衣人见此,眸里闪过一丝不忍,但毕竟对方还是叱咤江湖的冥庄庄主,他还是很快地恢复平日里淡漠的神色,低着头朝王源抱拳道:


“回庄主,京城传来消息,上冷将军醒过来了。”


这句话一抛出,无疑就像是一颗石子砸进了一潭死水,亦或者是激昂拨着的琴弦倏然断裂,王源猛地睁开了布满血丝的杏眼,死死盯着黑衣人,开口道:


“你说什麽?”


“禀告庄主。”


黑衣人对上王源的眼睛,开口重复道:“京城传来消息,上冷将军醒过来了。”


一字一句,令王源的心猛地咯噔了一下,他不可置信地盯着黑衣人,定定地问道:“他何时醒过来的?”


“回庄主。”


黑衣人低头道:“半个时辰前,王府管家进上冷将军寝屋时,便看到上冷将军坐至床榻边了。”


“那……”


王源顿了顿,问道:“他醒来身子可有不适?王府可有派太医给他看看?”


“回庄主,将军身子看起来没什麽大碍。”


黑衣人接着道:“王府也叫了太医,只是太医的马车还未到王府。”


“那便好,那便好。”


王源觉得自己有些发抖,说不出是太惊喜,还是太突然,他站起身来,毫无犹豫地朝外走去,可是当他走了差不多十步时,他又倏然想起了什麽似的,捏紧了拳头,生生地止住了自己的脚步。


“他是否失忆了?”


声音依旧沙哑,带着意味不明的期盼与颤抖。


黑衣人在心里叹了口气,深深看着王源稍显单薄的背影,点头道:“回庄主,上冷将军失忆了。”


王源闻言,拳头握得更紧了:“你何以见得他失忆了?”


“回庄主,上冷将军醒来就是一脸茫然,认不出王府里的任何一个人,还不停追问自己是谁……”


黑衣人低下了头,缓缓道:“属下认为这种情况,便是失忆。”


最后“失忆”两个字令王源呼吸一窒,即便早已做好心理准备,还是觉得心像被堵住了一样,难受得很,受伤得很。


既失去了最后一缕期盼,也失去了迈出步伐的勇气。


被背对着的黑衣人并不知晓王源在想什麽,他见王源没有出声,顿了顿,犹豫地开口问道:“庄主,您可要前往王府?”


王源睁开眼睛,恢复了先前的清冷,他回过身,盯着黑衣人,开口道:“不必了。”


黑衣人闻言一愣,旋即回过神来,赶紧低头道:“属下逾越。”


“除了这个,可还有别的消息。”


黑衣人摇头道:“没有。”


“那好。”


王源淡漠地盯着黑衣人,开口道:“你立即回京城,盯紧京城的一切,莫要让他人再动到上冷,有什麽消息,立即上报。”


黑衣人闻言,抱拳回道:“是,属下遵命。”


王源道:“好好听着御医的每一句话,回来同我转述。”


黑衣人点头道:“是,属下遵命。”


“下去吧。”


王源摆摆手,黑衣人会意,朝王源作了个揖,便带令离开了岜宫。偌大的岜宫仅剩王源一人,他闭上了眼睛,在原地站了好久。


医册也不必看了,心思却收不回来,王源觉得整个人愈发的焦躁,即便是提气运功,也令自己冷静不下来。


他睁开了眼睛,在岜宫来回踱了好多步,犹犹豫豫的,竟不知晓该不该过去王府看看王上冷。只觉得时间过得好慢好慢, 心飘得愈来愈远,最后竟坐至铜镜前,盯着手里的那张蝴蝶胎发怔。


不如戴上这个,去王府远远看上一眼?


想法一出,便又立即摇了摇头,心想道,为何要戴着这个,那上冷不是失忆了麽?看到了又能怎样?


所以还是别戴这个了。


王源垂下眼帘,有些自欺欺人地想着,这样他要是想不起我,也算是情有可原,毕竟没有了蝴蝶胎,还是有些许区别的。


将手里的蝴蝶胎放下,王源抬起头,细细地看着铜镜里的自己。


消瘦了,下巴好似更尖了。


而且铜镜里边的人,眼睛里既藏着不安,还藏着害怕。


“只是远远看上一眼,你为何如此担忧?”


他喃喃开头道,像是对着铜镜说,亦是在说给自己听。


他发觉自己还是有些难以接受王俊凯失忆这个事实,亦或者说接受了,却实在难以面对。他只要一想起王俊凯用陌生的眼神看着自己,笑着问自己你是何人,他的心便像被人揪住了一般,疼得没办法喘过气来。


“反正会有解药的。”


王源想了想,对铜镜里的自己点了点头,低声道:“大不了,再同上冷介绍一次,又不会少块肉。”


即便顾虑多得很,心里虚得很,王源还是想见见王俊凯,哪怕只是远远看上一眼,也能让心里抑制不住的想念得到纾解。


他捋了一下及腰的墨发,随意地挽了起来,旋即寻了一衫浅袍披上,便足指点地,离开了岜宫。


王源轻功不错,从冥庄去到京城,平日也只要一个时辰,可这次他刻意放缓了步伐,足足走了两个时辰。


这两个时辰里,王源都是走了又停,停了再走,一路下来脑袋都是空白的,到最后看到城门口那块巨大魄气的“京城”牌匾时,脚便像生了根似的,扎在了地上,一动也动不了。


“怎麽紧张得像……上京寻夫呢……”


王源咬了咬牙,暗怪自己无用,旋即捏紧了拳头,迈步走了进去。


此时王府热闹得很,一波又一波的人出入,王源站至角落望了望,看到王府管家正千恩万谢地送宫里太医出来。


“多亏了太医,将军才能康复得那般快。”


王源闻言,蹙了蹙眉,往王府里边看去,果然里边聚集了不少人。


这些人多是听说了王俊凯醒来,都急着赶来送礼祝贺,虽被王俊凯以身子不适挡在了外边,却也都是毫不介意,在王府里品茶相聊。王府下人走上走下,都忙着招待来人,一时也乱糟得很。


王源心里颇有些不满,心想王俊凯毕竟也是一个病人,这才刚醒来,这些人便在王府这般闹腾,真的合乎常礼麽。


他站至角落,思忖着该如何见到王俊凯。


此时已是酉时,方才王源在途中已浪费了两个时辰,若再不想办法见见王俊凯,怕是夕阳西下,就更难了。


毕竟王俊凯已不是昏迷之人,又失忆了,王源是再不能趁夜深随意出入他的寝屋了。


“大人,请慢走。”


王源抬眸,看到王府管家正弯腰迎送另一位大人离去,他眨眨眼,心想着要不我也装作是哪家公子进去吧,若是把我拦在屋外,也好过在这里傻等。


于是王源下定了决心,站直了身子方想迈步,便倏然看到了王府门口有一抹黑色的身影闪过。


熟悉的面容,熟悉的气息,王源瞪大了眼睛,不可思议地看着一袭黑衫的王俊凯正低着头,趁人不注意时偷偷地走出了王府府门。


“他……他在干嘛……”


王源讶异地张大了嘴巴,旋即顿了顿,赶紧跟了上去,前边的王俊凯也似乎着急着离开,并没有发觉后边紧紧跟着的王源。


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,路上的行人却愈来愈多。王源一边跟着王俊凯,一边看着四处的喧闹弥彩,倏然想起今日竟是京城的灯笼节。


每个人手里都提着一个小灯笼,在集肆上走着笑着,有些手里还拿着一串糖葫芦。王源顿了顿,倏然想起自己很小的时候,便经常被王俊凯牵着去集肆上玩,他还会用爹爹给的小铜板,给自己买上一串糖葫芦。


想着想着,王源竟止住了脚步,盯着那串糖葫芦看了好久,等他回过神来,盯着人来人往的集肆,哪还有王俊凯的影子。


王源心里暗叫不好,懊恼地加快了步伐,只不过集肆人多,王俊凯穿的又是黑衣衫,王源努力踮高了脚尖,也愣是找不着他。


“干什麽要盯着一串糖葫芦呀!”


王源气急,推搡着人群往前挤,因为有几夜未好好入眠,眼睛本就酸涩得很,现在倏然那麽多发光的灯笼从他眼前闪过, 闪得他眼睛有些受不了,一时没有看到前边挤过来的人,便被结结实实地撞了一把。


撞了就算了,偏偏脚下还有一滩水,王源没站稳,脚一滑,便生生朝后倒去。


四周倏然传来了惊呼,随之便是喝彩,王源不知发生了什麽,只觉腰一紧,被人给牢牢地环进了怀里。


“你没事吧?”


王源睁开了眼睛,当看到了眼前那张脸时,呼吸竟变得有些急促。


“王……王俊凯……”


那人听见王源的低呼,微微蹙了蹙眉,问道:“你也认识我?”


王源闻言一愣,眸里的光渐渐暗了下去:“你,你不记得我了?”


王俊凯盯着王源那张稍显苍白的脸,头倏然又隐隐作疼了起来,他眉峰紧蹙,放开了王源,盯着他道:


“看来真是不少人认识在下,但是在下先前掉落过悬崖,失去了记忆,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,多有得罪,请见谅。”


说罢,还朝王源拱了拱手,聊表歉意。


王源看着王俊凯一脸客气的样子,心倏然有些揪疼,他一时不知晓说什麽,只是失落地垂下了眸,缓缓道:


“没关系,将军的事在下也听过了一些,从那麽高的悬崖失足,身子能无恙,真是太好了……只是,只是为何刚醒,便要出来走动?”


“府上的人太烦了,不过是出来透透气罢了。”


王俊凯想起方才从原处看王源快摔倒时,心不知道为什麽咯噔了一下,也不管集肆上人多不多,连忙足指点地,本能地将王源抱进怀里。


在见王源看着自己讶异地喊出“王俊凯”时,王俊凯才知晓原来他们先前也是认识的,也有些恍然,或许方才那种本能,便是出于对昔日好友的保护。


何况他见王源也不像府中那些阿谀奉承的人那般烦人,一时对比,更是多了些好感,于是他想了想,看着王源开口道:


“失忆之事也给在下造成了一些烦恼,连京城的路都不会走了,在下看你也是一人,不知你愿不愿意带在下随意走走?”


王源闻言一愣,似乎没料到王俊凯会邀自己一起,一时之间说不出话。


王俊凯见此,遗憾道:“若是有事,在下也不强求……”


“不不不。”


王源闻言,赶紧摆了摆手,着急道:“我也是一个人,而且有很多时间……”


王俊凯闻言,弯眉笑了,指了指前方的一家食府,道:“在下醒来,也没吃什麽东西,现在竟然有些饿了,不知你愿不愿意一起去用个晚膳?”


王源看着那张令他魂牵梦绕的俊脸,愣愣点头道:“可……可以。”


王俊凯点头,旋即又倏然记起什麽似的,看着王源遗憾道:“在下出门太急,没带银子……”


“我有,我有。”


王源赶紧将手摸至腰包,慌乱地将所有银子掏出,王俊凯见此笑了,一把按住王源的手,道:“你不必拿出来,待会你给银子便好了。”


王源停下手里的动作,盯着王俊凯按着自己的手,傻傻点头道:“好……”


“那走吧。”


王俊凯只觉这位小公子实在可爱,也没多想,便牵起王源的手,朝食府走去。


王源一手揣着银子,一边愣愣地盯着王俊凯牵着自己的手,心里有些暗喜,又有些不敢相信。


他心里想,如若能一直牵着不放手,那这世上最幸福的事,也大抵不过如此吧。


...*...*. ..*...*...*



汇总





评论(134)
热度(756)

© 凯源的红烧排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