凯源的红烧排骨

一年365天,只有65天在线
微博&豆腐ID:凯源的红烧排骨

半妆戏上冷33

妖孽弟弟追(戏)哥哥

古风X强强

01-05   06-09  10-13  14-17  18-20  21-25 26-27 28 29 30 31 32

...*...*. ..*...*...*

【33 不安 】


阴冷的岜宫透着渗人的寒气。


王源身着一袭浅浅白衫,正静静地坐至雕案前,来回翻着手里的函册。


这些大大小小的函册堆起来有满满一书案那麽多,大都是从冥庄的各个分部发来的。冥庄庄主王源每日都需要像皇帝批改奏折一般,对函册里边的加密书函进行观阅判断,旋即再派人将批好的密函送回各分部,予以回复。


这算是平日里做惯了的事,但对于今日的王源来说,能看完一本函册,都显得有些艰难。


右眼皮一直不停地在跳着,一颗心总藏着一丝小小的不安,王源总觉得好似有什麽不好的事情正在发生,这种感觉非常不好,让他坐立不安,什麽事也做不了。


草草多翻了几页函册,王源终于还是烦躁地站起了身,在不小的岜宫里心烦地踱来踱去。


究竟是真的发生了什麽,还是自己太过敏感?


王源想不出个所以然,心又闷得慌,最终还是放下了批改函册一事,离开岜宫出去透透气。


将手搭至身后,一路晃至庄内,王源踱步进入,便看到杨锦忙乱地走来走去的,好似正在折腾着什麽。


好奇使然,王源悄悄屏住气息跟在杨锦后边,也随他踱来踱去,最后两人一同进入冥庄的灶屋,王源看到杨锦提着一大包食材,看起来好似是要做膳。


做膳?杨锦?


王源摸了摸下巴,心里思索着,好似还从未见过这位大少爷在灶屋里做过什麽。


果然,不出王源所料,这杨锦确实不靠谱得很。


王源看他拿起一个沾满土脏兮兮的胡萝卜,连洗都不洗便扔进滚烫的开水里。


哎呀,王源摇摇头,心想,至少本庄主还知晓要洗洗番薯儿的。


旋即王源又见杨锦掂起一颗小土豆,连皮切开。切开后盯着那颗土豆又觉得有些不对劲,恍然大悟过来,赶紧用木筷子将开水里的胡萝卜也捞了起来,一同削了削皮再扔下去。


王源看得又摇了摇头,这胡萝卜也要切成块呀。


所以王源干脆悄无声息地凑到杨锦耳边,幽幽开口道:“还要切成块吧。”


“妈呀!”


杨锦被王源倏然的声音吓得手一抖,差点把自己手指给切了。他捂着自己的心脏,气愤地抬起头,对着王源大声咆哮道:


“庄主!您是鬼魅吗?来了都没点声响,差点吓死在下了知不知道!”


“吵死了,小声点。”


王源捂住耳朵,白了杨锦一眼,道:“你在瞎折腾什麽呢,乱乱糟糟的。”


“哪里乱乱糟糟了!”


杨锦瞪着眼睛,两腮气得鼓鼓的,道:“这是十全大补胡萝卜汤!”


“十全大补胡萝卜汤?”


王源凑前看了一下,嫌恶地看了那锅红滚滚的胡萝卜一眼,摇头道:“还以为你在熬胡萝卜汁了。”


“什麽?胡萝卜汁?”


杨锦气得脸都绿了,拿着菜刀直晃,道:“你说谁熬胡萝卜汁了!这是胡萝卜汁吗?这明明就是十全大补胡萝卜汤!”


“有如此闲情逸致,给谁熬的?”


“才不告诉你。”


杨锦气呼呼地放下了菜刀,叉着腰看着王源,道:“庄主过来干嘛?难不成有事吩咐?”


“这倒没有。”


王源摇了摇头,顿道:“不过如果硬说吩咐,倒有一事。”


“庄主有什麽事?”


王源闻言弯起了嘴角,笑眯眯地盯着杨锦,道:“副庄今日帮忙批批函册罢。”


“批函册?不要。”


杨锦闻言重重摇头,毫不犹豫地拒绝道:“这不是您的事吗?干嘛,看不得在下悠闲阿。”


“也不是。”


王源寻了一处坐下,倏然叹气道:“今日不知怎的,看不太下函册,总觉得心不太静。”


“噢?为何?”


见王源颓颓的模样很是少见,杨锦也不贫了,干脆将土灶里的火灭掉,也随王源坐下,询问道:“庄主可是在担心上冷?”


“好似是。”


王源眨了眨眼睛,又摇了摇头:“又好似不是……”


“那便是了……”


杨锦拿起木桌子上的茶壶,给王源倒了一杯茶,缓缓道:“为何要担心他?不信他?”


“这倒不是。”


王源接过杨锦手里的茶,无力道:“就是总觉得很不安。”


“不安?”


杨锦眨了眨眼睛,问道:“那可要在下亲自去京城探一探?”


“不必了。”


王源摇头,有些跟自己别扭道:“才半日不到,搞得我离不开他似的。”


“这是有点。”


杨锦用手托住下巴,笑道:“其实庄主,在下还是第一次见您这样在乎一个人。”


“噢?”


王源闻言,饶有兴致地看着杨锦,笑道:“怎样在乎了?”


“大概就是……魂不守舍的样子吧。”


杨锦思忖了一下,缓缓道:“这副样子在下还是第一次在您身上看到。”


“是麽?”


王源似乎不信,瞥了杨锦一眼,道:“那你平日在我身上看到的都是什麽?”


“这个要从第一次见到庄主的时候说起罢。”


杨锦眯了眯眼睛,好似在回忆,缓缓道:“第一次见庄主的时候,庄主还是个小孩,但虽然是个小孩,在下却能从您眼里看出不符合您那个年纪的狠戾与毅力。”


“那是因为你的老主子灭了我全村。”


王源不屑地“嗤”了一声,抿了一口茶,盯着杨锦道:“换你,你不也应是满身仇恨,满眼狠戾?”


“是麽?那毅力呢?”


杨锦耸了耸肩,问道:“人吧,面对仇恨时无非就是两种反应,复仇和逃避。那您呢?从人质爬到庄主这个位置,您的毅力是从何而来的?”


王源闻言,冷哼了一声,道:“不就是活着罗。”


“活着?“


杨锦看着王源,笑道:“不断从疯狼窟里逃出来,被逼着嚼碎石头,被扔下悬崖后咬着牙爬上来,从万兽谷里杀了几近五日的嗜血猛兽,最后满身是血地从里面提着剑走出来…..是在下的话,在下还不如活着……”


“那是你没有宏伟壮志。“


王源眯了眯眼睛,笑道:“我是那种,只要有了目标,就毫不畏惧的人。“


“这个在下知晓。“


杨锦对上王源的眼睛,缓缓道:“不过在下就是好奇,您当初的目标是什麽?“


王源别过脸,抿了一口茶,笑道:“想知道?“


杨锦点头:“想。“


“好,告诉你也无妨。“


王源看着杨锦,倏地扬起了嘴角,缓缓道:“那就是活着再见一次王俊凯。“


杨锦闻言内心一噔,他抬起眸,深深地看着一脸淡然的王源,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
“干嘛这麽看着我?“王源看着杨锦,幽幽道。


“不知道。“


杨锦顿了顿,老实道:“就是倏然有点敬服您。”


“呵……这有什麽好敬服的。”


王源晃了晃手里的茶杯,无力笑道:“连我都瞧不起自己。”


“庄主……”


杨锦一怔,似乎想说些什麽,屋门就被倏然打开了。


王源和杨锦回头一看,便看到一个黑衣人匆匆地走进来,举起冥庄的“特令牌”,朝王源跪下道:


“庄主,属下有要事禀告。”


满满一腔话被这个破门而入的黑衣人打断,杨锦盯着他有些气道:“胆子好大,没看两个庄主在谈话吗?”


“他手上有‘特令牌‘,是我给他这个权利的。”


王源摆了摆手,打断了杨锦的话,旋即盯着地上半跪着的黑衣人,缓缓问道:“何事?”


“回庄主。”


黑衣人收起“特令牌”,朝王源抱拳道:“上冷将军被下了忘情蛊。”


“你说什麽?忘情蛊?”


王源闻言大惊,倏地站起身,厉声问道:“怎麽回事?”


黑衣人低头道:“回庄主,上冷将军因身体不适晕了过去,左洛和朝廷郡主趁此机会给上冷将军服下了忘情蛊。”


“为何要给他服下这个?”


一旁的杨锦怒道:“这忘情蛊不是服下后会失忆的吗?”


“回庄主,副庄主,他们正是为了让上冷将军失忆。”


黑衣人低头道:“那朝廷郡主想借此机会骗上冷将军,与上冷将军成亲,而那左洛目的愈加不纯,他是为了……为了古书。”


“古书?”


杨锦问道:“古书与陷害上冷有何关系?”


“回庄主,副庄主。”


黑衣人低下头,抱拳道:“那左洛自知无能力与冥庄缠斗,想借一朝郡主之力,令上冷来助他夺得古书。”


“真是好大的野心!”


王源闻言杏眼一凛,杨锦的脸色也不好看,他捏紧拳头,好半响才咬牙道:“真是不自量力,所以他们让上冷服下忘情蛊,好控制住上冷?”


“回庄主,副庄主,正是如此。”


黑衣人低下头,抱拳道:“属下接下来要怎麽做,请庄主和副庄主明示。”


杨锦压抑下内心的怒火,别过头看向王源,问道:“庄主,可要在下出马?”


“不能着急。”


王源稍稍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低头思忖了一下,旋即抬眸看向杨锦,缓缓道:“杨锦,你可见过忘情蛊?”


“回庄主。”


杨锦点点头,道:“在下见过一回。”


“可知晓它如何解?”


“知晓,那忘情蛊虽说是蛊类,却是难得的有解药之蛊,只要服下第二颗,便能恢复记忆。不过……”


杨锦顿了顿,蹙眉道:“忘情蛊虽长在西域,却千年只长两蛊,难找得很,庄主可是要在下去寻找那第二蛊忘情蛊?”


“没错。”


王源眯了眯眼,道:“你现在什麽事都别管,即刻策马前往西域,愈快愈好。”


“好。”


杨锦也不犹豫,低头抱拳领令,道:“在下立即去办。”


旋即一刻也不耽误,转身离开了灶屋。


“庄主,那属下应该怎麽做?”黑衣人抱拳问道。


“你们继续盯紧他们。”


王源想了想,从怀里掏出一颗小白丸,盯着地上跪着的黑衣人,眸里露出一丝危险,道:“这个,找个机会混给左洛服下,别让人发现了,一定要做得利索。”


黑衣人接过了小白丸,细细地收进怀里,朝王源抱拳道:


“是,属下明白。”


...*...*. ..*...*...*


汇总



评论(86)
热度(479)

© 凯源的红烧排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