凯源的红烧排骨

一年365天,只有65天在线
微博&豆腐ID:凯源的红烧排骨

半妆戏上冷32

妖孽弟弟追(戏)哥哥

古风X强强

01-05   06-09  10-13  14-17  18-20  21-25 26-27 28 29 30 31

...*...*. ..*...*...*

【32  忘情蛊】


京城一如既往的沉闷。


左府里,左洛和仪倩郡主双双站至一边,稍显焦虑地看着床榻上躺着的王俊凯。


“御医,他怎麽样了?”


大胡子御医闻言,蹙着眉头收回了把脉的手,起身朝仪倩郡主和左洛弯腰作了个揖,缓缓道:“回郡主,左大人,上冷将军并无大碍,不过是舟车劳顿,加上十几个时辰没有进食,体内又一向低糖,一时焦虑而意识模糊晕过去罢了……”


 “十几个时辰没有进食?”


仪倩郡主闻言,转身瞪着左洛,怒道:“你关人之前,不会先给将军用膳的吗?”


“郡主,您可别冤枉在下了。”


左洛闻言,反驳道:“在下怎敢饿着将军,膳食可全都恭恭敬敬端了过来,只是将军瞧不上眼,没有用膳罢了……”


“你莫要狡辩。”


仪倩郡主瞪了左洛一眼,转过身看着大胡子御医,有些焦躁地问道:“那现在怎麽办?将军晕过去少说也有一个时辰了吧,现在看起来脸色也不是很好,可是要喝些汤药什麽的?”


“回郡主,将军倒不必服用汤药。”


大胡子御医朝仪倩郡主拱了拱手,道:“将军只是歇息未够,其他并无大碍,现在让他好好躺着歇一会,醒来的时候再喝些糖水便可以了……”


“喝糖水就可以了?”


仪倩郡主回头看了一眼床榻上虚弱的王俊凯,还是有些不放心地问道:“那要不要给将军进些补药?参汤什麽的?还是……”


“哎呀郡主。”


左洛见此,忍不住打断道:“虚弱之人怎可大补……”


“可是……”


“你便听御医的罢。”


左洛打断道,旋即抬眸深深地看了御医一眼,道:“你下去领赏罢,这儿没什麽事了。不过离开后不该说的,就别要多嘴,明白了吗?”


“老夫明白。”


大胡子御医一听便了,他低头收拾好自己的物什后,便朝仪倩郡主和左洛作了个揖,缓缓道:“郡主,左大人,那老夫就先行退下了。”


“下去吧。”


“是。”


大胡子御医退下后,顺势将屋门给关上了。屋门一关上,这偌大的屋子里便只剩下仪倩郡主,上冷将军和左洛三个人。


“将军他……”


仪倩郡主刚想开口说点什麽时,便见左洛一言不发,直直走向王俊凯,她见此,心一急,忙上前一步,看着左洛开口道:“左洛,你要做什麽?”


“嘘,不过是在试试他是否真的睡着了,郡主您别紧张。”


左洛朝仪倩郡主笑了笑,旋即回过头,将微曲的手指探向王俊凯,见他气息均匀稳定,不像是装的,这才放心地收回了手,看向仪倩郡主弯了弯眉毛笑道:


“郡主,他果真是体力不支晕过去了。”


“你!”


仪倩郡主闻言气血上涌,只觉得这左洛有病,她上前一步,有些气急败坏道:“你在闹什麽?将军都晕在你的侧屋里了,这难不成还有假?”


“是真是假总要探探才知。”


左洛眯了眯眼,笑道:“何况接下来在下要跟郡主说的话,还是莫要被上冷将军知晓为好。”


仪倩郡主闻言瞥了左洛一眼,道:“既然怕被听到,那便出去说,别要打扰将军休息了……”


“那可不行。”


左洛盯着仪倩郡主,蹙眉道:“时间来不及了。”


“什麽来不及了?”


仪倩郡主见此,有些疑惑道:“你究竟在说什麽?”


“郡主。”


左洛摇了摇折扇,缓缓道:“虽然上冷才回京半日,但此事并非小事,在下以为,还是要早些让陛下知晓上冷将军回来的消息为好。”


“觐见肯定是必须的,不过话虽如此……”


仪倩郡主有些担忧地看着床榻上脸色苍白的王俊凯,道:“将军现在身体抱恙,昏迷不醒,如何前去觐见?”


“没错,上冷将军现在确实无法觐见陛下,而且按他现在的状况,要等他醒过来,在下估摸还要一两日。”


“一两日怕是有些久了。”


仪倩郡主抬眸道:“到时候皇兄如果查到你这儿来,你怕是逃脱不了责任。”


“是这样没错,所以在下不能坐以待毙。”


左洛抬眸,看着仪倩郡主缓缓道:“而且郡主,现如今不管上冷醒不醒,都对在下存在威胁。”


“呃?”


仪倩郡主闻言一怔,盯着左洛问道:“你什麽意思?”


“郡主,实不相瞒,在下之所以能骗上冷将军到鄙府,也是使了些不入流的手段。”


左洛摇了摇折扇,幽幽道: “而且在下觉得,上冷将军也是一时心急才会上当,这个谎言是瞒不了多久的。所以在下害怕他清醒过来后,脑子里清明了,想清楚来龙去脉了,那在下所做的一切都功亏一篑了。”


“功亏一篑?”


仪倩郡主愣了一下,反问道:“什麽功亏一篑?”


左洛作势叹了口气,道:“便是在下会死得很惨,而且连同郡主您……也将面临着将军无情的退亲。”


“什麽?你在说什麽?”


仪倩郡主闻言呼吸一滞,瞪大了眼睛,大声道:“左洛,你什麽意思?你不是有办法不让将军退亲?你不是已经答应了本郡主了?”


“是,没错,在下先前是答应过您,现在也不是反悔,只是想跟郡主说明白在下的难处,再……”


“再什麽?”


左洛闻言顿了顿,旋即转过身,盯着床榻上躺着的上冷,缓缓道:“再同郡主说一下在下的计策。”


“计策?”


“没错。”左洛点头道:“郡主,在下可能需要对将军动些小手脚……”


“动手脚?动什麽手脚?”


仪倩郡主闻言不对劲,她走上前,挡在左洛面前,警告道:“本郡主话可说在前头,不许你伤害将军一丝一毫,否则本郡主饶不了你。”


左洛作势害怕道:“郡主,在下怎麽敢伤害到将军?”


仪倩郡主狐疑地盯着惺惺作态的左洛,问道:“那你的计策是什麽?”


“回郡主,便是这个。”


左洛咧咧嘴角,神神秘秘地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罐子,在仪倩郡主前晃了晃,道:“郡主,您可认得这玩意?”


“这是什麽?”


仪倩郡主闻言,狐疑地盯着左洛手里的小罐子,当看清楚小罐子上写着的三个字时,脸色倏然一变,道:“忘……忘情蛊?”


“郡主好聪慧。”


左洛扬起嘴角,道:“此物正是忘情蛊。”


“左洛,你疯了?”


仪倩郡主退后一步,瞪大了眼睛,不可思议地提高声线道:“你要对将军使用忘情蛊?你……你要让将军失忆?”


“郡主先别急,这忘情蛊虽为蛊类,但对人体是毫无伤害的……”


 “不行,这没可能!”


仪倩郡主打断了左洛,有些气道:“别的可以商量,但对将军服用忘情蛊,本郡主是绝对不会同意的!左洛,本郡主原本以为你会有些见谋,没想到你遇到点事便怕成这样。你让将军失忆了,对你有什麽好处?”


“郡主,您别急着拒绝,且听在下慢慢解释。”


左洛摇了摇手里的小罐子,缓缓道:“现下只有这个法子。让将军失忆,假装是在下寻到了将军,那麽先前将上冷将军带回鄙府这件事,便不成放肆之举,陛下那边也会好说些。而且上冷此次坠崖疑点重重,别说你我了,怕是连陛下多少也会起点疑心,想要保上冷平安,也得靠这一计。最后便是郡主这边了,上冷将军先前对成亲之事并无异议,回来之后便倏然说要退亲,怕也是在此次发生了一些事。郡主想想,将军是一个说一不二之人,在下先前能稳住他也是因为一个不入流的小手段,如若等他清醒过来,想明白了,那郡主想想还有谁能够稳住将军,又有谁再有能力能去阻止将军退亲?”


仪倩郡主闻言,气急道:“你少拿退亲之事要挟本郡主!”


“可是郡主要的不就是成亲麽?”


左洛抬眸,直勾勾地盯着仪倩郡主,缓缓道:“服用忘情蛊后的上冷将军会失去先前的记忆,到时候只要告诉他,他在失忆前很喜欢当朝郡主,那麽他便会对此深信不疑,并同郡主成亲。”


“你……你一开始打的就是这样的主意?”


仪倩郡主不可置信道:“你先前说的不让将军退亲,便是这样龌蹉的办法?”


“龌蹉吗?”


左洛低头思忖了一下,旋即抬头笑道:“在下自认不是个好人,可以为了想要的物什不择手段。但这不也关乎郡主吗?或者说,郡主不觉得这也是一个机会吗?”


“机会?”


仪倩郡主抬眸,深深地看着左洛,道:“你好深的城府……”


“呵……城府?”


左洛闻言,不免自嘲地笑道:“人活在这世上,不都是为了自己的私心吗?郡主,走到这一步你我也无路可选了。而且上冷一醒来,您同在下都会受到陛下的惩罚,到时候您要想上冷将军如何看您?莫说成亲了,您可是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。”


“可是……”


仪倩郡主闻言有些犹豫,她看向床榻上的王俊凯,迟疑道:“这忘情蛊会不会有什麽伤害?”


“当然不会。”


左洛见仪倩郡主有些动摇,笑道:“在下还要上冷将军帮忙攻打冥庄呢,怎麽会让将军伤到一丝一毫?而且这忘情蛊乃西域奇药,效果奇特,只要不服下第二颗,他便永远想不起先前的事。”


“当真……?”


“当真。”


左洛走上前,朝仪倩郡主举了举手里的小罐子,缓缓道:“郡主,您不要觉得心里过不去,是上冷不懂惜福,能娶到郡主,那可是天大的荣耀,只要郡主一点头,让上冷服下此药,在下保证十日,噢不,五日之内,必让将军娶你。”


仪倩郡主闻言有些心动,想来也是,现下不用这个法子,她跟上冷之间便什麽可能也没有了。


咬咬牙,仪倩郡主走上前,看着静静躺着的王俊凯,开口道:“他失忆过后,真的会喜欢上本郡主?”


“这个在下不知道。”


左洛也顺着仪倩郡主的目光看向王俊凯,缓缓开口道:“不过在下知道,上冷将军会以为他非常喜欢您。”


“......你当真可以做到?”


左洛点点头,道:“当真。”


“那好。”


似乎是下定决心了,仪倩郡主转过身,一眨不眨地盯着左洛手里的小罐子,缓缓开口道:“这个怎麽服下?”


“您且看着。”


左洛挑了挑眉,拿着小罐子缓缓走至床榻前,居高临下地盯着王俊凯。旋即将小罐子打开,将唯一的一颗小黑丹倒在手里。


“将军,得罪了。”


话音刚落,便伸出手掐住王俊凯的下巴,将手里的小黑丹放进王俊凯的嘴里,旋即稍稍运了一下掌力,小黑丹便沿着王俊凯的喉咙进入,直达内丹之处。


“这样便可以了吗?”


仪倩郡主定定地看了王俊凯好久,问道:“这样将军就失去先前的记忆了?”


“没错,将军醒来后便会失去所有的记忆。”


左洛看着王俊凯,眼里流露出一丝得逞,道:“现下可以去告知陛下说已经找到将军了,就说将军坠崖后失去所有的记忆,被在下寻到。到时候郡主再以‘为了照顾将军‘为由提出尽早完成先前允了的成亲,陛下会考虑到将军有功,又因坠崖失忆而赏赐将军,郡主也能如愿所偿与将军成亲……”


“那木槿呢?上冷的军队呢?“


左洛闻言,笑道:“这个郡主不用担心,上冷的军队自会全数归还,木槿也会因将军归来得以清白,放出也是迟早的事。何况将军现在失忆了,郡主可以趁此重新感化将军,或许能赢得将军的一颗心也不一定…….“


“左洛。“


仪倩郡主并未沉浸在喜悦中,她仰起头盯着左洛,打断道:”从将军坠崖开始,你便处心积虑。本郡主就想知晓,你下了这麽大一盘棋,究竟是想要冥庄的什麽?“


 “说出来也无妨,将来也是要郡主和附额来帮助在下的。“


左洛眯了眯眼睛,缓缓道:”在下想要的,便是冥庄的古书。“


“古书?”


仪倩郡主闻言大惊,道:“就是那本绘了江湖第一武功的古书?“


“正是。”


左洛盯着床上的王俊凯,眼里闪过一丝光,笑道:“而且这整个江湖里,只有他能帮助在下……”


左洛阴沉的声音带着沙哑,似乎潜藏着巨大的野心,这令屋檐上屏住气息的两个黑衣人眸色一暗,在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后,其中一名黑衣人缓缓转身,踩着瓦砖跃然离去。剩下的那名黑衣人则扶好砖瓦,仍藏至暗处,紧紧地盯着床榻上的王俊凯。


而屋檐之下的两人,对此浑然不知。


...*...*. ..*...*...*



汇总




哎,今天发的这一章,真怕被人打。。(汗

但是你们要是忍住煞气不打我,我下两章给你们一个帅气的黑化源哥(眨眼

PS:我保证,这是两个配角最后的飞起

评论(88)
热度(465)

© 凯源的红烧排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