凯源的红烧排骨

一年365天,只有65天在线
微博&豆腐ID:凯源的红烧排骨

半妆戏上冷31

妖孽弟弟追(戏)哥哥

古风X强强

01-05   06-09  10-13  14-17  18-20  21-25 26-27 28 29 30

...*...*. ..*...*...*

【31  变】


京城的未时透着一丝挠人的沉闷。


左府侧屋里,王俊凯正靠着木雕桌子,定定地看着手里躺着的面具。


从卯时到现在已经过了十个时辰了,他也已经被左洛软囚了几近半日。这半日里,王俊凯什麽也没做,什麽也没想,只是不住地盯着手里泛着冷光的面具,蹙眉深思。


形势比想象中还要再乱一些,他的一时大意让小人趁虚而入,卯时左洛的话还在脑里回荡,一字一句像是石头砸在心里。


王俊凯不经意地握紧了拳头,心里好似很乱,又好似非常清明。


古壹坠崖死亡,木槿随时等待着凌迟,军队又莫名消失,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,他都没有怎麽慌过。甚至连该如何找寻军队,该如何拼全力搭救木槿,都在脑海里整络得一清二楚。


可他偏偏想漏了一个王源,也偏偏就是王源,让他心里慌得不敢妄自行动。


他完全不敢去想象,如若他不按左洛说的去迎娶郡主,那麽王源将会面临着怎样巨大的危险,怎样的囚禁,受刑,受苦,甚至死亡。


一想起那张清秀的小脸,那双喜欢笑得弯弯的杏眼,王俊凯就蹙紧了眉头,心里就像被死死揪住一样,喘不过气来。


虽然刚见王源的时候对他厌恶非凡,但一日一日相处下来,他竟不晓得,王源已经在他心里占了如此大的分量。


明明知晓王源跟冥庄庄主关系匪浅,明明知晓冥庄不会那麽轻易地让外人伤害冥庄的人,但王俊凯就是怎麽也不敢,就这样拿无辜的王源去冒险。


这种感觉非常不好,他非常不喜欢,就像是刚开始有了盔甲,又突然被人拿下了软肋。


而且他还并不知道,那个一半脸染着蝴蝶胎的男子,那个喜欢牵自己手的男子,那个时不时爱撒娇抱着自己的男子,究竟是什麽时候,慢慢变成他的软肋的。


王俊凯的眼睛黯淡了下来,他失神地看着那个泛冷光的面具,缓缓伸出手,轻轻拭去了面具上沾着的点点灰尘。


他是镇国大将军王上冷,是上相王府的嫡长子。


除却那段被拐走的日子,他这辈子的前二十载,在外人看来都是加官进位,风光无限的。


无论喜不喜欢,他从小到大,都是在不停地安排与被安排中度过,每走一步,都是按照先前紧紧密密的安排来走,谨慎又认真。


习武读书,带兵打战,晋官获赏,谦恭奉承。


一官再升一官,一品再加一品。


一载又一载的春秋,他从来没有一刻可以停下,从来没有一刻可以喘气。


即便没有一秒是属于自己的,即便没有一秒是自己想要的,他也努力让自己去习惯,从未想过要去争取,也从未想过要去改变。


如若不是时常被梦魇缠身,如若不是想要找寻一个真相,他深知如此下去,便是乖乖接受君王的许配,乖乖讨好一朝郡主,乖乖为祖上争光夺耀,乖乖就这样持续而又麻木的活着。


不过那又如何呢。


就像是一个浑身上下被牵着绳子的布偶,望着半掩的窗子一日度过一日。从来不会刻意去反抗,哪怕他完全可以反抗。


可这一切就在遇到王源后,悄悄地改变了。


原本平静的生活变得起伏,无趣的日子开始充满期待,开始迎接每一日的开始,也开始珍惜每一个夕阳西下。


王俊凯明显感觉到自己在慢慢地学会去在意一个人,关心一个人,在乎一个人和迁就一个人。


这样的改变是先前二十多载来都没有发生过的, 是连王俊凯自己都感到很意外的,他第一次迫切地想要去了解的人,融入的人,竟会是王源。


心脏会因为一片落在他墨丝上的枫叶扑通扑通乱跳,脑海会不住地想起他的明眸笑嫣,眼睛里除了他可以什麽都看不见,甚至于只消他的一句“公子”,便能牵动周身的情绪。


见不到他的时候想见到他,见到他的时候看着他发呆。


怕他不开心,会一口一口吞下不爱吃的番薯粥......


看他伤不好,会深更半夜起来给他上药。


在他难过时,也不由自主地跟着蹙起了眉头,在看着他笑时,也不经意地跟着弯起嘴角……


这种感觉让他觉得新奇,又让他在不经意间一点一点沦陷,直到真正清醒起来,才发觉自己已经无路可逃。


是真的无路可逃了。


王俊凯的胸膛急促起伏了一下,他低下头,将手里冰冷的面具按在心口处,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
左洛前几个时辰的话如潮水般袭来,像一根根锋利的针,狠狠扎在自己心上,先是麻,后是铺天盖地袭来的痛楚。


——木槿现在在我手上,有蝴蝶胎的少年现在也在我手上,只要你答应我,我便放了他们,保他们一世平安,一点事儿都没有……


——王俊凯,你可要想清楚了,你现在可是什麽都没有。我要动他们,可是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……


——与郡主成亲有什麽不好?郡主钟情于你,是多少人想要的荣华?


——所以你,是要与一朝郡主成亲,尽享富贵繁华,还是要一意孤行,让你身边的人,一个一个消失?……


——王俊凯,你的离开本来就是自私的,如若你这次也做了个自私的抉择,那麽你便是这天底下,这江湖中,最最自私残酷的人……


——我只给你一日时间,若你没能给我答复,那就莫要怪左洛无情,先行替你做主了……


…….


字字作痛,像带着刺,扎入王俊凯心脏里最柔软的地方,扎得满是鲜红的血,潺潺流下。


王俊凯倏然睁开充满血丝的眼睛,像一头野兽,狠狠地喘着粗气。


眼前似乎回到了那个简洁狭小的小木屋,依然是那个身袭白衫,眉目如画的男子,笑吟吟地歪着脑袋看着自己。


——呀呀呀,公子你醒了? ……


王俊凯缓缓伸出了颤抖的手,袍袖沿着手臂下滑,露出了那条与王源一模一样的碧玉手链。


——唤我王源即可,半面为字……


白衫男子转了个身,眼前倏然又变成庭院,他指着小栅栏里的两只小猪崽,笑得眉眼弯弯,道:


——土豆,奶团,这是你们新爹爹,叫王俊凯……


眼眶有些泛红,王俊凯看到那个男子捂着左脸,一脸受伤。


——公子可是嫌弃半面的脸?


不,不是的。


踉踉跄跄想爬起来,王俊凯的眼前却一下子变成朦胧,只见那个男子捏着手里的令牌,眨着杏眼,难过地看着自己。


——公子,你会回来的吧?……


清澈的声音好似遥远,又好似就藏在心脏里。王俊凯觉得鼻尖有些讶酸,静静地看着不动。


是太迟钝也好,是有缘无份也好,独独一个王源,他是怎麽也不敢拿去冒险。


窗半掩着,透着丝丝闷气,眼前的一切又倏然模糊了,王俊凯觉得自己好似在慢慢失去知觉,他的额头上沁出一层薄薄的汗,缓缓划过脸颊,滴在冰冷的面具上。


喜欢就是喜欢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。


可是当他看到左洛手里的那枚熟悉的面具时,他心里就明白,自己已经完了。


*...*...*. ..*...*...*


汇总


评论(43)
热度(515)

© 凯源的红烧排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