凯源的红烧排骨

一年365天,只有65天在线
微博&豆腐ID:凯源的红烧排骨

半妆戏上冷28

妖孽弟弟追(戏)哥哥

古风X强强

01-05   06-09  10-13  14-17  18-20  21-25 26-27

...*...*. ..*...*...*

【28  一山压一山】


王源不知道从哪里给王俊凯弄了匹马,再从小木屋里搜出了那把随王俊凯坠入回潭崖的利剑,将剑物归原主后,便将王俊凯送到了冥庄的庄门口。


“公子,去京城要万事小心,切莫让自己受到伤害。”


见王俊凯上了马,王源有些不放心地往前走了一步,对王俊凯道:“还有,你记得要回来。”


 “好。”


王俊凯一手拿鞭,一手挽缰,骑在马上,看起来竟飒爽无比。他回过身,朝王源重重地点头,答应道:“放心罢,上冷处理完那边的事,便会回来找你。”


“恩,我相信你。”


王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点头道:“我会在这里等你的。”


“对了。”


王俊凯倏然低下头,从怀里摸出一块物什,递给王源:“这个给你。”


王源赶紧往前走了一步,伸手接住,接过来后才发现这是一块小小的令牌,金灿灿的,上面细细地雕着一条龙,龙的身子中间,深深地烙了一个“冷”字。


“这……”


王源拿着令牌,有些疑惑地看向王俊凯,道:“公子这是什麽意思?”


“这块牌子,是上冷的随身令牌。”


王俊凯看着王源,平静道:“上冷此次怕是没那麽快能处理好事情,十日对我来说,也只是刚刚好。若十日之内上冷来不及回来,你又执意要去京城,那便带着这块令牌罢。”


“公子……”


王源有些感动,道:“这麽重要的随身令牌,你要给半面?”


“恩。”


王俊凯道:“这块牌子一般府令都认得,你若是遇到了什麽麻烦,也可以拿着这个去找他们,会省很多事。”


“可是……”


王源还有些犹豫,刚想开口说些什麽,便被王俊凯打断了:“你就拿着罢,就当是上冷借给你的。”


“那好吧。”


王源点头。其实他很想也给王俊凯一块令牌,但一想起自己的令牌上烙着一个阴森森的“冥”字,便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:


“那半面替你保管这令牌,十日之后,你再来拿。”


“好。”


王俊凯点点头,看向寂静的四周,道:“天色很晚了,你快些回去吧。这里夜深人静的,没什麽人,上冷怕你不安全。”


“好的,好的……”


王源闻言,赶紧往后退了一步,捏着令牌,不舍地朝王俊凯挥挥手,道:“你快些走罢,切记路上要小心,我在小木屋里等你。”


“好。”


王俊凯提起缰绳,深深地看了王源一眼,便回过头,夹紧马肚,一刻也不停留地,如飞驰般绝尘而去。


王源站在原地,静静地看着王俊凯驾着骏马走远,好半响后,才回过神来,细细端详着王俊凯给他的小令牌。


“这真的不是定情信物?”


王源扯起嘴角,眼中难掩笑意。他爱不释手地将小令牌来回把玩了好几遍,才小心翼翼地收进怀里,心想着,下次也去烙一块“源”的令牌送给他好了。


将两只手指搭放在唇边,王源朝小树林里轻轻吹了个哨。


哨音刚落,黑森森的小树林里便“咻”地晃出了两个黑色的身影,半跪在王源面前。


“庄主,有何指示?”


王源指着王俊凯远去的方向,道:“派多几个人跟着他,有什麽消息立即传来。”


“是,属下立即去办。”话音刚落,两个黑衣人便纵身一跃,消失在枝横交错的树林中。


“好了,人都走了,本庄主也该回庄了。”


一天下来也是累了,有人保护着小哥哥,他也放心了。王源伸了个懒腰,将面具摘下,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罐,小心翼翼地将瓷罐打开。


浓重的草药味扑面袭来,王源蹙了蹙眉,轻轻摇了摇瓷罐,将里边的液体往左脸上洒。


粘稠的液体粘附在脸上,不消片刻,王源左脸上那块狰狞可怖的蝴蝶胎便像脱皮一般,缓缓脱落下来。


满意地抚摸着自己光滑细嫩的左脸,王源勾起了嘴角,转身走向凝滞无声的黑夜,手里的面具更是慵懒地随手一丢,在月光下泛着冷光。



平旦,京城左府。


“什麽?”


左洛激动得站了起来,盯着眼前的蒙面男子,不可思议地问道: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
“回大人,千真万确。”


蒙面男子低下头,抱拳回道:“冥庄附近埋伏的人确是传来这样的消息,上冷将军出现了,正骑马往京城赶来。”


“好,好!”


左洛兴奋难耐地仰起了头,哈哈大笑道:“天助我也,天助我也!”


事情发展得太顺利了,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。 左洛原本以为,上冷估计要过个几日才会出现,但如今看来,那木槿果然是枚好棋子,竟生生助他将了上冷一军!


“大人,现已是平旦,估摸不到几个时辰上冷就到城门口了。”蒙面男子抱拳问道:“您可要有什麽行动?”


“当然。”


左洛扬了扬眉,眼里闪过一丝厉色,他从玉案上拿起自己的剑,看了一眼地上的蒙面男子,开口道:“走,随我去会会那上冷,一定要赶在任何人发现他回来之前!”


“是,属下听令。”



 郊外,林间。


王俊凯是连夜赶回京城的。


除了途中停下来一次喂马后,其他时间都是在马上颠簸。大概赶了快七个时辰的路,在离京城不到一千丈时,王俊凯又一次“吁”停了马儿,停下来休息。


此时已是卯时,天色有些泛青,王俊凯将马儿拴好,刚想找点水源,便被好几名倏然冒出的蒙面男子给重重围住。他不动声色地摸了摸身侧的剑,盯着他们,冷冷问道:


“你们是何人?”


几名来势汹汹的蒙面男子并没有回应王俊凯,只是齐齐往后退了一大步,让出了一条道。王俊凯往前一看,便看到有一名男子,悠悠然从后边走来。


“将军,在下找你找你好苦啊。”


“左大人?”王俊凯看着一脸作态的左洛,蹙眉道:“你为何会在这里?”


“将军记得在下?”


左洛摇了摇折扇,笑道:“在下自是接到将军要回京的消息,专门来接将军的。”


“消息?”


王俊凯闻言,竖起了警惕,他危险地眯了眯眼睛,问道:“你跟踪我?”


“当然不是。能找到将军,是上天看在下找得苦,蒙恩在下的。”左洛上前一步,笑道:“不过就不知道将军……愿不愿意随在下走一趟呢?”


“上冷觉得没有必要。”


王俊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上冷会直接去觐见陛下的,恐怕不劳烦你了。”


“怎麽会劳烦呢?”


左洛作势摆摆手,道:“将军不赏在下脸面,才是真正让在下难堪。将军也不想想,在下为何大早晨的要守在这儿?”


王俊凯闻言不语,直勾勾地盯着左洛。


见此,左洛无所谓地耸耸肩,笑道: “在下自是听说了将军有难处,连忙过来助将军一臂之力的。在下知道,木槿副将一向忠心耿耿,是万万不会做出伤害古壹,畏罪潜逃这等事的。但此次事情,悬乎得很,木槿刚被判罪,将军若是在这时冒然出现在京城,恐怕会引起陛下的怀疑,要是陛下知道是你和木槿在瞒着他,那到时候……将军别说保住木槿副将了,就连将军都是泥菩萨过江,自身难保呀。”


“上冷凭什麽信你?”


王俊凯瞥了头头是道的左洛一眼,冷冷道:“没猜错的话,上冷没坠崖之前,就从未与你相处过,现在莫名其妙跑出来说这段话,想必意图也是不纯吧。”


“你不相信在下?”


“没有任何道理相信。”


“哈哈哈哈。”


左洛倏然拍了拍掌,大笑道:“上冷呀上冷,你果然一点也没变,若想要你乖乖跟在下走,可真是比登天还难。”


“若你知道如此,那你我更没有什麽好说的了。”


王俊凯弯腰解开拴在木桩上的绳子,飞身上了马,看着眼前的一堆人,淡漠道:“还是赶紧给上冷让道吧,莫说你们了,就算是再加多十个,二十个,也不见得能打得过上冷。”


“好,好。”


左洛摇了摇手里的折扇,笑道:“如你所见,这些人只是在下拿来壮胆的。但没有个一两手,在下也不会出现在这里。你好好想想,木槿被抓,古壹失踪,你的军队又悄然不见,那现下能无条件助你的人,是不是只有在下一个?”


“上冷并不需要你任何帮助。”


王俊凯冷冷道:“倒是你,处心积虑这麽做,究竟想要从上冷这得到什麽?”


“没错,在下是有所图。”


左洛扬了扬嘴角,笑道:“今日在这儿,就是想跟你做个交易。其他的事在下可以帮你全部解决,包括木槿,但是,在下要你在这十日之内,尽快将仪倩郡主娶进门。”


“郡主?”


王俊凯闻言,惑道:“上冷娶不娶郡主,关你什麽事?”


“这你不必管。”左洛道:“不过就是还郡主一个承诺罢了。”


“要讨好一国郡主,你怕是找错了人了。”


王俊凯一手拿着鞭子,一手勒着鞍绳,面无表情道:“此次回去,上冷就是去退婚的。”


“退婚?”


左洛闻言脸色一变,道:“你胆敢跟郡主退婚?你难道不怕陛下怪罪吗?”


“这又如何?”


王俊凯瞥了左洛一眼,淡淡道:“不过就是一个项上人头。”


“你……”


左洛脸上一阵青,他上前一步,不罢休道:“你就不怕,连累了你的木槿副将吗?就算是赌上木槿,你也无所谓吗?”


“你不用想拿木槿来威胁上冷。”


王俊凯抬眸,缓缓道:


“木槿的脾性我是清楚的,如果不是有人拿我去威胁他,他会像个软柿子一样任人拿捏?左大人,你是觉得,陛下这麽辛苦寻找上冷,最后会让上冷跟木槿一同去死吗?”


“你……”


左洛气得脸都绿了,王俊凯深深看了他一眼,便轻轻地夹紧马肚,勒着马儿一步一步往前走。


走了还不到十步,身后又倏然传来了左洛撕心裂肺的笑声,王俊凯顿了顿,刚想不去理会他,便听到左洛幽幽地抛出了一句话。


“那......如果是那个蝴蝶胎的少年,也没关系吗?”


王俊凯闻言,瞳孔狠狠收缩了一下,他立即勒停马儿掉过头,盯着左洛道:“你什麽意思?”


“你看到这个,就知道是什麽意思了。”


左洛缓缓从怀里拿出了一个东西,威胁地看着王俊凯。


王俊凯死死盯着左洛手里拿着的东西,捏紧了拳头,一双如猎鹰般的眼睛,缓缓泛出了杀意。


安静躺在左洛的手心里的,正是王源的面具。


*...*...*. ..*...*...*


汇总



评论(104)
热度(531)

© 凯源的红烧排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