凯源的红烧排骨

一年365天,只有65天在线
微博&豆腐ID:凯源的红烧排骨

半妆戏上冷26-27

妖孽弟弟追(戏)哥哥

古风X强强

01-05   06-09  10-13  14-17  18-20  21-25

...*...*. ..*...*...*

[26  你说 ]


两人之间好不容易缓和起来的气氛,一下子又被那张白纸黑字张贴在空墙上的“谕”给弄僵了。


一路上,王俊凯虽牵着王源的手在走,却一直蹙眉深思,不笑不语,这令王源心生担忧,不知如何为他舒缓,只得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,边默默看着他,边咬牙切齿地想将那张可恶的“谕”给撕下, 一把丢在办事不利的杨锦脸上,质问他这是怎麽回事。


自木槿深夜离开回潭起,王源便让杨锦派人盯着他,一来是怕木槿泄露了上冷的行迹,二来嘛,也算是替上冷暗中保护着木槿。


原以为这等小事交给杨锦不会出错,可如今一看,这杨锦非但没有好好盯着木槿,还将木槿给盯丢了。


盯丢了就算了,如若第一时间能禀告王源,或许还能不利用冥庄的身份,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人抢出,可问题是,这木槿自被劫到被判死刑的这整个过程,王源都没有收到来自杨锦的半点消息,对此事丝毫不知,直至因为一时好奇挤入人群,便也连同王俊凯,一并知晓了此事。


这可不好办了。


王源看了一眼坐在庭院里的王俊凯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


他自回来便一直坐在庭院里,好似在思忖着什麽,决定着什麽,这让王源有些不安,他一边把玩着手里的黑色飞镖,一边心里踌躇着,到底该如何做,才能凭自己的权利,助上王俊凯一力。


“庄主,您找在下?”


倏然的声音从一侧传来,惊扰了正在沉思的王源,他往外一看,便看到杨锦站在窗外,一袭浅袍,轻摇折扇,看起来心情很不错。


“候着。”


轻轻的声音不带半点情绪,王源别过头,缓缓收起了手里的飞镖。


“庄主这麽着急找在下,是有何事麽?”


没看出王源的低气压,杨锦站在窗子外,朝四处望了望,倏然开口问道:“上冷呢?”


王源闻言,本能地回头看了一眼在庭院里发呆的王俊凯,在确认他未发觉时,才稍稍松了一口气,站起身来,用骨节分明的手指指了指小树林,示意杨锦先过去。


杨锦见此,一脸好笑,问道:“干嘛呀,在下屏着气息呢,他闻不见的。”


声音不见减小,还颇有玩闹的意味。


本就忍着愠气,见杨锦如此,王源更是愈加烦躁,气不打一处来。只见他目光一凛,倏然抬起手,对着杨锦就是一掌,这一掌又快又猛,一般人是躲不开的,好在杨锦反应快,功力也足,举起手里扬着的折扇运气一挡,便生生将这掌风折了五分,剩下的五分直接穿破折扇,击向杨锦的胸膛。


“庄主……走就走,你打在下作甚呀。”


一手捂着胸膛,一手拎着破破烂烂的折扇,杨锦一脸委屈,还想着争争理,当看到王源再次威胁地抬起手,他才赶紧应了声“好好好”,随之收起折扇,连忙朝小树林里走去。


“非得让我动手。”


将内屋的门关进,在确认王俊凯没发觉后,王源跳出了窗子,跟着朝小树林里走去。


“庄主,您来了。”


自是看出了今日王源心情不佳,杨锦也不敢多闹,远远看见王源后,便赶紧走上前,朝他讨好地弯腰作了个揖,一本正经道:


“庄主,不知召在下有何事?”


“不知何事?”


王源冷冷地咧起了嘴角,问道:“真不知何事?”


杨锦闻言,心一惊,连忙低下了头,道:“请庄主明示。”


“好。”


王源挑了挑眉,问道:“让你派人盯着的木槿,现在在哪里?”


杨锦一愣,“木槿?他不是被朝廷抓了麽?”


“原来你知道!”


王源闻言一怒,倏然俯身狠狠扣着了杨锦的下巴,强迫他对上自己的眼睛,厉声道:“那为何木槿被抓进朝廷,你半点消息都没有给本庄主?”


“庄主,等……等一下……”


杨锦一口气没上来,差点被王源满身的煞气吓死,他一把按住王源的手,大声道:“在下不是告知庄主了麽,难不成庄主没收到?”


 “你告知了?”


王源闻言,更是加大了手里的力,质问道:“你哪里告知的,本庄主就是没收到。”


“哎呀,庄主呀。”


杨锦闻言,也大概明白了,他一把推开王源,心疼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,不满道:


“您怎麽一遇上上冷那边的事,就变得那麽不镇定呢?当面给你汇报消息,您又一天到晚粘着上冷,把密函飞镖射进了您的屋子,您那麽厉害,居然没注意到。”


“射进了本庄主的屋子?”王源蹙眉道:“没有。”


“怎麽会没有!”


杨锦揉了揉发红的下巴,哼道:“屋子内投密函飞镖的老地儿。”


王源眯了眯眼睛,怀疑道:“你当真有射?那为何本庄主不知晓你来了密函飞镖?”


“在下怎麽知道阿!”


杨锦一脸委屈,心想我只负责投,你负责收呀,你都不知道了,我怎么知道。


“你该不会,是这几日的夜半射的吧?”


杨锦闻言一怔,朝王源点了点头,当看到王源的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时,他也倏然懂了,朝王源咧嘴一笑,问道:


“难不成,庄主这几日,都不在自己屋子里入寝?”


王源闻言,狠狠地瞪了杨锦一眼,威胁道:“想接着挨打吗?”


“不不不。”


杨锦本能地抬手护住了发红的下巴,摇头道:“在下错了,在下错了。”


“这件事本来就是你的疏忽。”


王源瞥了他一眼,道:“不弄清楚本庄主是否收到了密函,就自行对木槿不管不顾,现如今他被判了死刑,你倒是说说,该如何是好?”


“庄主,没想到平日里你那麽聪明,竟看不出这里边的局。”


杨锦翻了翻白眼,缓缓道:“今日那张红字公告,在下也看到了。”


“你看过了?”


王源疑惑道:“那为何不第一时间过来找本庄主。”


“那是因为那张红字公告里边疑点重重,你我毕竟不了解木槿,妄下猜测会误事,但古壹不同,他与木槿接触的时日长,自是对木槿的为人甚为了解。所以在下去了残宫,找了一趟古壹。”


“古壹?”


王源闻言蹙眉,问道:“那你有何发现?”


“发现倒没有,不过,古壹说木槿不是一个硬来的人。”


杨锦顿了顿,道:“庄主,你想,那木槿回到了朝廷也不过半日,就急着去觐见君王,供出了所有的罪,而这样做,似乎又毫无道理,如果仅是为古壹失踪一事承担,他完全可以说出实话,既然不是一个硬来的人,又为何会倏然做出这麽冲动的决定,此事,庄主不觉得奇怪吗?”


王源闻言,若有所思道:“按你的话说,确实如此。那木槿,本庄主也试探过,绝不是这般冲动意气之人,那为何,他会急着要自寻死路呢?”


“他肯定被威胁了。”


杨锦摇了摇头,啧声断言道:“而且威胁他的人,目的不纯呀。”


“是这样吗?”


王源闻言,眯了眯眼睛,道:“那这上冷,估计也留不住了。”


“正是。”


杨锦道:“从古壹口中可知,这木槿在上冷心中也算有些分量,生生看他行刑,在下觉得,并不是上冷的作风。所以在下此番也要斗胆提醒一下庄主,切莫拦着上冷。”


“就没想拦着他。”


王源瞥了杨锦一眼,道:“现还不知木槿怎麽回事呢,如若冒然以冥庄的身份出去保人,实属不便,也会引起江湖猜疑。”


“庄主英明。”


杨锦弯腰,叹气道:“在下也猜得到,庄主方才那般不开心地攻击在下,估计不只是因为收不到消息,更多的应该是知道上冷将军必须重回朝廷,心里不舍找不到人泄气罢了。”


“这麽聪明?”


王源闻言,道:“那你是服还是不服?”


“服服服……”


杨锦道:“庄主能欺负在下,至少在下还能欺负古壹,欺负完了还能让他给在下的下巴上上药。”


“少将主意打到上冷的徒弟身上。”


王源冷哼一声,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最近天天往残宫跑。如果不老实交代先前怎麽跟丢木槿的,本庄主就把那古壹杀了算了。”


“别,你这算什麽本事!”杨锦气得腮帮子都鼓了:“你敢杀我跟你没完。”


“那还不快说!”


“凶什麽……其实也不算跟丢呀。”


杨锦苦着一张脸,委屈道:“下属们见他进了京城,便飞鸽传书过来问要不要接着跟,恰好这些日子京城因为上冷之事变得人心惶惶,对出入城门的人也多加看管,为了避嫌,在下便让他们先回来了,并于当日射出密函飞镖,告知了庄主。”


“你下次就不能看看我收到密函没再去逍遥?”


王源气道:“立即派人潜入京城,务必要探出那日木槿回京后发生的事,包括见了什麽人,做了什麽事,都要一一给本庄主打听出来。”


杨锦小声“哼”了一声:“是,庄主。”


“还有,去疏通一下牢狱,帮本庄主打听行刑时候,必要的时候,替木槿减少一些狱刑。”


“是,在下这就去办。”


“赶紧去赶紧去,晚了一步本庄主就去残宫杀掉古壹!”


“你敢!”


杨锦气得瞪了王源一眼,赶紧纵身离去。


王源“切”了杨锦一声,从窗子里进到自己的内屋,再打开了内屋的门,朝庭院里走去。


“公子。”


在王俊凯身侧坐下,王源犹豫了一下,刚想开口,便被王俊凯给打断了。只见王俊凯牵起了王源的手,一脸认真地盯着王源,缓缓开口道:


“王源,上冷有话要对你说。”


王源闻言怔了怔,一股不安袭来,点头轻声道:


“你说。”



【27  约定】


 “今日的红字公告,想必你也看到了吧。”


王源点点头,道:“看到了,那个人……就是先前住在这儿养伤的人吧。”


“是他。”


王俊凯踌躇了一下,道:“并非是要刻意瞒你,其实,上冷是认识他的。”


“噢?认识的?”


王源装作狐疑道:“那为何认得,还装作不认得的模样……”


“上冷自是有上冷的苦衷。”王俊凯深深地看了王源一眼,道: “你不要知道最好,我怕你知道后,会给你带来危险。”


“危险?”


王源闻言一愣,脱口而出道:“公子,你在担心半面吗?”


似乎是没料到他会倏然这麽问,王俊凯怔了一下,反应回来后只觉好笑,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王源的发梢,道:“你怎麽一直很在意这个问题?”


“我当然要在意了。”


王源眨了眨眼睛,很认真道:“如果你担心我的话,这次离开后,应该还会再回来吧?”


王俊凯闻言顿了顿,抚摸王源发梢的手一僵。他看向王源,心像被塞了好几块石头一样,压得很难受。半响,才哑哑开口道:


“你知道我要离开?”


“恩。”


王源点点头,身子倏然往前倾,一把抱住了王俊凯,道:“公子不去救他,半面也会瞧不起公子的。只不过……”


“只不过什麽?”


王源对上王俊凯的眼睛,道:“只不过你救完他后,就回来好不好?”


看着王源一脸期待,王俊凯感觉有些无措。虽然今日一直想找个机会一次性把心里的话都说出来,但是看到王源这样,他竟有些不忍心。


这些天来,自己也明显感觉到心意的浮现,更是很多次,对眼前这个人产生了心悸,但是王俊凯根本不敢对王源做出任何承诺,因为他过不了他心里那一关,他是绝对不想,也不能跟冥庄里的任何一个人有这样的牵绊。


“公子……”


见王俊凯这般犹豫,王源也有些急了,他往王俊凯怀里再蹭了蹭,有些耍赖道:“我救了你一命,还救了你好朋友木槿一命,这放在别人身上,是要以身相许的……”


“你这样……是有些在逼上冷了……”


王俊凯现在的心很乱,不知道要怎麽整理才好。可现在并不是能整理这些的时候,他还有更重要的事,于是王俊凯干脆将王源推开了一些,别过脸,狠下心道:


“上冷不想骗你,我这次离开,就估计不回来了。”


“为什麽?”


王源抬起头,瞪大杏眼道:“难不成是怕冥庄阻拦?没关系的,如果说是冥庄的话,那半面保证,保证你可以想出就出,想入就入……”


“不是这样。”


王俊凯打断了王源,道:“我本就是误入冥庄,如今伤好,必是要回去的,何况木槿还因为护着我,出了那麽多事,上冷觉得一时半会也处理不好,对以后,也不知该如何定夺……”


王源闻言,怔了一下,不甘心地再问道:“那如果,如果你全部事情都处理好了呢?你会不会过来找我?”


王俊凯深深看了王源一眼,铁下心摇了摇头,道:“不会。”


“不行,我不同意。”


王源倏地站了起来,激动道:“你现在说要走,算什麽意思?如果说你要一去不回,那半面就随你一起去。”


“不行。”


王俊凯闻言脸色一变,道:“朝廷的事情我都拿不准,你又不会武功,这样冒然随我去,会连累你的。”


“半面不怕被连累…..”


“那也不行!”


“……”


两人陷入了对持,谁也不肯退步。王源气得发抖,心里把杨锦剁了个七八遍。他原本以为,王俊凯只是去救木槿,但他万万完全没有想到,这个他心心念念好久的小哥哥,竟想借着此事一去不回。


这怎麽可以?这完全不可以!


“那就十日。”


见软的不行,王源就来硬的:“十日后恰好是半面的生辰,半面想看到公子,但若十日内你未回来找过半面,半面就会去找你。”


“不行。”王俊凯蹙眉拒绝道:“你一个人去京城太危险了……”


“那你就在十日内回来。”


王源打断道:“即便没处理好事情,见我一面再回去,那也可以,但是你不来,半面就去找你。土豆奶团也是,十日之内你不回来,那半面也不喂了,饿死你干儿子算了。”


“王源……”王俊凯头疼道:“你为何总像个小孩子似的……”


“就是像小孩子,才知道要守住自己的糖。”


王源仰起头,道:“反正半面这次是不打算放过公子了,公子还是说说,答应不答应吧。”


“......”


见王俊凯沉默,王源咬咬牙,多加了一句:“不答应的话,饿死土豆奶团你也没关系吗?”


“王源,你别跟我闹。”


“半面才不是在跟你闹,是在跟你约定!”


“......”


两人又再次陷入了僵持,气氛很是诡异。就这样维持了半响后,王俊凯才终于叹了口气,败下阵来。


“我真是拿你没办法。”不管是第一天认识,还是现在。


王源闻言,心知有戏,赶紧问道: “答应了?”


王俊凯无奈点头:“答应了。”


王源不确定地再次问道:“十日内会回来?”


“十日内必来找你。”


王俊凯道:“但是你,这十日要好好在这里呆着,不要乱跑,不要受伤,知道吗?好好养着土豆和奶团,等我回来。”


最后一个“等我回来”触得王源心尖一痛,很久很久之前,眼前的人也跟他说过同一句话。


撇撇嘴,方才还嚣张得像只刺猬的王源,此刻消了所有的气焰,像一只乖顺的兔子,走上前主动拥住王俊凯。


“你会回来的吧?”


王俊凯顿了顿,点了点头。


“我相信你。”


王源收紧了双手,缓缓道。


我再相信你一次,真的。


十日之内,你若来了,我便原谅你小时候的失约,带你去爹娘坟前祭拜,我们重新开始……


但是十日之内你若没来……


王源眸色暗了暗,将脸埋进王俊凯的怀里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


那我便连着小时候的事,一起找你算账。



*...*...*. ..*...*...*



汇总



猜猜十日内他回不回来,猜对无奖

评论(110)
热度(525)

© 凯源的红烧排骨 | Powered by LOFTER